《无声告白》的启示:自我分化未完成的父母招致女儿早逝的悲剧

2014年,华裔女作家伍绮诗出版了人生中第一部处女座,《无声告白》,初出版便登录外网图书销售榜第一位,引发了国内外文坛的关注,而当时还年轻的我也跟风购入,却始终未打开。直到七年后,在收拾旧屋准备搬家时,它才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中,而我已经结婚生子,它的出现似乎带着启示录的意味。

趁着周末无事,孩子去了婆婆家,我终于在这“浮生半日闲”中读完了整本书,而它的内容让我深思良久,只因讲述的是内容和家庭,父母和孩子。

本书以一名花季少女莉迪亚的死亡为开篇,刑警参与死因调查,在探案过程中,解开了莉迪亚的死亡之谜,与她的父母有关,但却不是家庭暴力,因为莉迪亚在父母面前是“完美小孩”,但是,完美代表着虚假,莉迪亚的虚假便是父母造成。

在书中,我们可以看到莉迪亚对父母期待的无力感,她为了满足父母的期待,长期活在自我勉强和谎言当中。她明明没有朋友,却每天晚上都在假装打电话,只因为父母希望她是擅长社交的;明明只想做一个普通孩子,却因为父母的期待而伪装高调和与众不同。

这不禁让我联想到自己,似乎大多数中国父母都无法接受孩子成为普通人,可我们却大多是普通的父母。孩子没有责备过我们的无趣和无能,我们却要求孩子必须成功。

莉迪亚便是被逼迫的孩子,她的悲剧并非旁人造成,而是被她深深依赖过、如今放弃了的父母。那么,莉迪亚的父母是怎样的人呢?用家庭治疗大师鲍恩的话来说,那便是“自我分化未完成,这样的父母,注定招致家庭的悲剧”,而莉迪亚便是牺牲品。

“自我分化”概念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家庭治疗大师鲍恩提出的理念,他根据家庭系统理论,认为人的行为模式是情感和理智的互相博弈,而自我分化能力,便是指在遇到外界压力的时候,一个人是否有办法让理智压倒情感,从而得到最稳妥的处理方式。

简单来说,自我分化代表的是一个人能否在与世界相处时坚持自我,在体验社交亲密关系的同时,依旧保持内心的独立性,不会被外界舆论引导,快速用理智将情绪化从行为反应中剥离开来。这是一种自我思辨的能力,也是将自我与他人彻底分化的本能。

自我分化能力较高的人大多能摆脱他人的期待,明白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无关。

现实中,自我分化能力低的父母不在少数,他们在情感方面更依赖他人的评价,很少为自己而活。有了孩子后,他们会进一步把所有的期待放在孩子身上。这种通过他人的人生获得满足感的行为模式,便是自我分化未完成。

以莉迪亚父母为例,母亲玛丽琳曾是离家少女,因为厌恶全职太太的母亲而离家出走,立志成为独立女性,这样的她看上去特立独行,所以不接受莉迪亚普通平凡;父亲詹姆斯是偷渡者,年幼便活在被遣返的恐惧中,不敢交朋友,于是要求莉迪亚长袖善舞。

当自我分化未完成的人凑在一起组成家庭的时候,他们很难正确处理负面情绪,致使婚姻中充满争吵。有了孩子后,生活中任何招致焦虑的难题,都会被转嫁到孩子身上。于是,年幼的孩子成了父母的情感“容器”,为了让父母多一些骄傲,孩子只能放弃幼小的自我,变成父母不合格的牺牲品。

这种不讲道理的情感逻辑放到两性关系中会被群嘲,但广大家长却经常把它放在对孩子的教育上,想要知道孩子的一切。这种控制欲,便是家长缺乏独立人生的表现之一。

很多家长对现实充满焦虑不安,他们无法正确处理情绪,便会把这种情绪化发泄到孩子犯错的时候。

事实上,在为人父母之前,大人要先学会理性沟通,平常和孩子相处的时候让理智压倒情感,这是大人的职责所在。只有这样,孩子才能放心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,而家长也要学会放手,给孩子更多表露自我的空间,建立良性沟通渠道,提升自我分化能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